您的位置:首页 >上市公司 >

这24家公司业绩猛跌 商誉减值风险剧增

 

最近以来,A股上市公司因商誉减值导致的业绩变脸,屡见不鲜。

高商誉如同“地雷”,一旦引爆就容易引发股价大跌,如*ST巴士2016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0.86亿元,但2017年商誉减值约15.37亿元,导致其2017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巨亏16.7亿元,股价也创下九年以来新低。

联建光电、天龙集团、天润数娱、麦捷科技等一众企业,也都因商誉减值导致业绩变脸。

截至5月10日,Wind资讯数据显示,2017年,A股共有477家公司在其年报中计提了商誉减值,减值总额约为359.18亿元,比2016年计提的商誉减值101.57亿元,增加了2.54倍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5年、2016年是A股市场的“并购重组”大年,通常企业的并购业绩承诺期为3年左右,因此,明后年或许会成为A股商誉减值的爆发年。

相比2017年已经爆发的商誉减值危机,尚未计提而又存在商誉减值风险的企业更值得投资者警惕。

这24家风险增大

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梳理A股市场发现,不少企业商誉高企。

Wind资讯数据显示,目前A股市场3516家上市公司中,截至5月10日,商誉占总资产比例超过30%的企业共有138家,其中商誉占比超过50%的企业共有22家。

星普医科商誉占总资产的比例名列第一。截至2018年3月31日,星普医科的商誉约19.19亿元,而总资产只有26.82亿元,商誉占总资产的比例高达71.55%。

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统计发现,商誉占总资产比例较高的138家企业,共有37家企业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出现下滑,其中下滑幅度超过30%的企业共有24家。

其中,截至2018年3月31日,神州泰岳商誉约为20.63亿元,占总资产的31.77%,其2018年第一季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约为-4670.35万元,同比降幅为751.82%。

又比如,截至2018年3月31日,三爱富商誉约为14.54亿元,占总资产的44.71%(总资产约为32.52亿元),虽然其2018年第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74.24%,但是三爱富同期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约为-2.39亿元,同比降幅为727.13%,其中非经常性损益约3.05亿元,主要是因为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为4.02亿元。

一知名财税专家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商誉减值,意味着被并购企业出现了资产减值,且减值金额大于实物资产减值的金额。

换言之,被并购企业的公允价值出现了大幅下降,排除掉被并购企业净资产的减值,其余减值会体现在商誉减值上。

深交所问询

商誉减值往往导致业绩变脸。对于影响到投资者利益的问题,监管部门显然不会不闻不问。

5月7日,明家联合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。深交所追问,截至2017年末,明家联合因收购产生的商誉为14.83亿元,其中收购金源互动、云时空和微赢互动分别产生商誉3.71亿元、3.12亿元、8亿元。上述三家公司2017年度均未实现业绩承诺,明家联合未对计提商誉减值。

记者发现,截至3月31日,明家联合商誉约为14.93亿元,占总资产的44.73%(总资产约为33.39亿元),2018年第一季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约为2108.14万元,同比降幅为51.78%。

对于商誉是否存在减值风险,明家联合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表示,“2017年末公司聘请评估机构对包含商誉的相关资产组进行减值测试,出具了鹏信咨询字[2018]第023号、鹏信咨询字[2018]第024号、鹏信咨询字[2018]第025号评估报告,未发现与商誉相关的资产组存在减值迹象。公司持续专注互联网营销主业,注重内生增长,加强资源整合、协同发展。”

除了明家联合,东方通也因商誉减值问题遭遇交易所的问询。

4月24日,深交所就对东方通的商誉减值进行了问询,要求东方通详细说明惠捷朗等子公司商誉减值的合理性,追问并购标的承诺期结束后为何业绩大幅下滑,以及并购标的数字天堂2016年已亏损,为何当年未计提商誉减值。

企业这样解释

上述24家业绩大幅下滑的上市企业是否存在商誉减值风险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对部分企业进行了采访。

截至2018年3月31日,天际股份商誉约为21.69亿元,占总资产的57.39%(总资产约为37.78亿元),2018年第一季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约为833.87万元,同比降幅为89.76%。

针对商誉减值的风险,天际股份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表示,商誉是否减值,本质上取决于资产的未来盈利能力是否出现了下降,资产的未来盈利能力最主要的决定因素是市场状况。“目前六氟磷酸锂市场仍然处于低位,未来市场如何变化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。因此,不排除今年继续发生商誉减值的情况。但从大趋势看,电动汽车处于产业发展的初期阶段,未来市场容量巨大,我们看好这个产业的未来发展。按照会计准则的规定,公司将在年终进行严谨的商誉减值测试”。

对于商誉减值风险,星普医科对记者表示,“公司因收购玛西普、中卫医院和友谊医院75%股权形成较大金额的商誉。未来,如果玛西普、中卫医院和友谊医院的经营业绩与预期出现较大差异,公司将面临商誉减值的风险,直接影响公司当期损益。”星普医科强调,玛西普将通过加大国际市场开拓力度、丰富国内市场经营模式等途径实现预期经营业绩。公司也将通过加大对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等方式为玛西普、中卫医院和友谊医院业务的发展提供支持,从而降低未来发生商誉减值的可能性。

不过,星普医科目前的财务数据比较“亮眼”,2018年第一季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约为3595万元,同比增长272.51%。

另外,还有一部分高商誉企业表示,2018年第一季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下降,为“事出有因”。

例如,富春股份2018年3月31日商誉约为12.28亿元,占总资产的54.32%(总资产约为22.61亿元),2018年第一季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约为1858.91亿元,同比下降幅度为69.8%。

就商誉减值风险等问题,富春股份向记者表示,“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,主要系报告期内游戏业务受行业政策调整,及市场环境影响。公司主打游戏之一《仙境传说RO:守护永恒的爱》海外上线计划延迟,于3月中旬才在海外上线,导致游戏业务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。”

有市场人士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商誉减值与企业当前的经营业绩有一定关联,当企业经营业绩变差,一般会导致商誉减值压力加大。由于准确判断企业的公允价值和未来的现金流并不容易,商誉也就成为企业财务操控的工具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