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上市公司 >

未名医药仍未获北京科兴财务数据

 

▲2009年11月,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门前 CFP图

由科兴生物(NasdaqGS:SVA)私有化主导权争夺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,至今仍未落幕。

4月17日,科兴生物私有化参与方之一的未名医药(002581,SZ)宣布延期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,称原因是其全资子公司参股的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(下简称北京科兴)拒绝提供2017年财务数据,但北京科兴随即通过官网否认。

目前,北京科兴由科兴生物间接持股73.09%、未名医药间接持股26.91%。4月25日,未名医药就年报延迟披露一事回复深交所关注函,称公司参股北京科兴后,一直作为长期股权投资处理,北京科兴不属于未名医药的并表范围。

按一般的会计准则,长期股权投资如果要确认某一时期的当期投资收益,需要参照被投资单位宣告发放的现金股利或利润,按应享有的金额进行确认。因此,未名医药对北京科兴的财务处理范畴虽然已经明确,但问题依然存在:拿不到北京科兴的财务数据,则年报需要的信息仍旧缺失。

为何需要北京科兴数据?

4月25日,未名医药就近期北京科兴财务数据一事回复深交所关注函。

未名医药目前通过全资子公司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(下简称未名生物)持有北京科兴26.91%股权。4月25日,未名医药披露,公司参股北京科兴后,其股权由全资子公司未名生物持有,未名医药对北京科兴一直作为长期股权投资进行会计处理,符合相关会计政策。

未名医药称,按照北京科兴章程、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及其实施细则,未名生物对北京科兴拥有诸多控制性权利;但北京科兴有独立的董事会、经营管理层,且北京科兴属科兴生物合并报表范围,目前不具备纳入未名医药合并报表范围的条件。

4月17日,未名医药宣布2017年年报披露延期至28日,称因北京科兴拒绝提供相关的年度财务数据及资料,“致使本公司聘请的审计机构无法入场审计”。随后,美股上市公司科兴生物发布公告,提出“与未名医药的言论相反,公司控股73.09%的北京科兴从未拒绝向未名生物提供北京科兴的财务数据”;北京科兴会在2017年年度审计完成后,将经过审计的财务数据发送给其少数股权股东。

4月24日,北京科兴官网提出,根据北京科兴现行有效的《合资经营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章程》中第六章第四十七条规定,北京科兴对少数股权股东未名生物有“配合查阅”的义务,但没有配合审计的义务。

对此,未名医药、北京科兴董事长助理陶福武向记者表示,从往年经历看,北京科兴一般在2月左右就提供上年的财务数据,同期也有未名医药方面的审计机构入场审计;但今年未名方面从1月起就开始要求北京科兴提供财务资料,至今未果。

退市风险警示将影响资本运作

在4月24日的北京科兴媒体见面会上,被问及年报是否能够在4月28日如期披露,未名医药财务总监方言对记者表示:“现在能告诉大家的是,我们在想方设法竭尽全力从各个渠道、媒介、途径去获取北京科兴相关的财务数据,但到目前还在进行中。暂时还不能回应,但我们一定力争在28号的节点尽力完成年报的工作。”

2017年年报披露僵局难解。由未名医药方面向记者提供,广东盛唐律师事务所对该事件出具的分析意见显示,按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》,上市公司应当在会计年度结束之日起4个月内,向证券监管机构和交易所报送年报,并予公告。也就是说,即便有理由申请更改年报的披露时间,最迟的也不得晚于4月30日。

根据北京科兴官网最新消息,北京科兴2017年度财务审计工作目前仍在进行中,原计划正是在4月30日之前完成,但目前时间不确定。陶福武表示,正因为卡着未名医药的年报披露时限,上市公司如果来不及做报表会造成很大影响。

广东盛唐律师事务所的分析意见显示,年报若未能及时披露,可能引发的情况包括:上市公司及相关责任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及行政处罚、上市公司及相关责任人被深交所处分,深交所有权对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实施停牌以及实行退市风险警示、暂停股票上市交易、终止股票上市交易等严重后果。

“如果因为年报延迟披露而被‘ST’了,即使后来经由法律诉讼或其他方式拿到了北京科兴的财务数据,这个伤疤是永远在的,比如会限制上市公司几年的融资及重组并购动作。”陶福武说。

记者综合多方材料发现,未名医药董事长潘爱华最早在2015年9月决定启动科兴生物的私有化,并就初定的私有化方案与时任北京科兴总经理的尹卫东进行商讨。其后,双方私有化意愿相左。2016年,潘爱华方面组成的“未名买方团”向科兴生物提交私有化初步要约,尹卫东一方的管理层与其买方团被称为“内部买方团”,也提出私有化要约。双方僵持至今,私有化目前停滞,由此引发出北京科兴财务数据、管理权、生产规范等一系列争执。